起底丨美国卫生部长阿扎:不顾疫情,只为政治

  据台湾媒体报道,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于8月9日下午搭乘专机抵达台北。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1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一贯坚决反对美台官方往来,已就有关情况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

  作为美国负责卫生事务的部长级官员,阿扎此次打着“防疫合作”的旗号赴台,意图为其真实目的打掩护。但讽刺的是,美国作为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防控举措节节溃败。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9日,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505万例,死亡病例超过16万例。

  不在乎疫情,频繁访问大选摇摆州遭抨击

  奥巴马时期官员曾这样评价:阿扎的出行地点似乎优先考虑的是政治因素,而不是疫情严重程度。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自4月下旬以来,阿扎11次出行中,9次前往特朗普欲赢得2020年大选的“关键战场”,包括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密歇根州、缅因州、北卡罗来纳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另外两次行程也与政治有关,一次是前往纽约州布法罗市,该市是一名白宫高级助理的家乡,这位高级助理应特朗普的要求刚刚加入美国国务院。另一次是前往波士顿,为另一个竞选“战场”——新罕布什尔州的媒体宣传做准备。

亚历克斯·阿扎。 Politico 图

亚历克斯·阿扎。 Politico 图

  5月22日,阿扎在佛罗里达州之行中谈到:“如今,我们这里的检测能力大幅提高,这要感谢总统创建了史无前例的检测系统。”而实际情况是,从疫情之初到现在,特朗普政府的新冠病毒检测一直饱受诟病。

  Politico报道指出,阿扎频繁地访问总统大选摇摆州及对特朗普的一贯推崇,让现任和前任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官员感到奇怪,因为眼下疫情严重,需要他领导的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全力抗疫。

  疫情初期,因抗疫不力阿扎在白宫的地位一度岌岌可危,甚至传出白宫考虑撤换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部长阿扎的消息,白宫疫情应对小组的组长也由阿扎替换成了美国副总统彭斯。

  一位HHS高级官员表示:“自从被解除白宫疫情应对小组组长一职后,他就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角色定位。阿扎前往大选关键州、接受当地媒体采访不遗余力地宣传特朗普,反映出他希望通过这些行动打通自己的政治生涯通道。”

  美国前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高级顾问莱斯利·达赫表示:“我们在任职期间,从没有因为这些政治因素出行访问。”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负责管理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的安迪·斯拉维特表示:“我希望看到疫情工作组的成员尽职尽责地应对这场危机,如果他们需要出访,应该去疫情严重的亚利桑那州、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而不是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

  拜登竞选团队发言人迈克尔·格温对此表示,特朗普政府将政治议题优先于公共卫生议题。在全美范围内新冠肺炎病例不断激增的情况下,阿扎部长还在用纳税人的钱开展竞选活动,这种做法非常可耻。

  在制药业深耕多年,谋取利益为政治铺路

  阿扎置民众利益于不顾,此前也有先例。

2月26日,阿扎在美国众议院听证会上称,“我们希望确保每个人都买得起疫苗,但价格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此话激起了美国网民的愤怒,一位网民愤怒地写道:“好啊,有钱人用疫苗,我们工薪阶层就靠祈祷”。

起底丨美国卫生部长阿扎:不顾疫情,只为政治

  网民回应阿扎对疫苗价格的表态。

  在阿扎加入特朗普政府前,他曾在美国医药企业礼来(Eli Lilly)公司就职数年,在其任职期间,多种药品价格大幅提高。

  据彭博社报道,在过去10年中,三大胰岛素制造商均大幅提高了药品价格。从2010年到2015年,诺和诺德(Novo Nordisk)生产的胰岛素Levemir的价格上涨了16%,赛诺菲(Sanofi)生产的胰岛素Lantus价格上涨了168%,而礼来公司(Eli Lilly)生产的胰岛素Humulin R U-500的价格上涨了325%。

谈及药品定价问题,阿扎称:“蓬勃发展以及有利可图的制药行业不是要解决的问题。”他还反对药品价格管制,称这样会抑制企业创新。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