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两次死去活来的汽车厂(六)

1983 年 3 月,丰田与通用签署协议:在加州成立新联合汽车制造公司,共同生产一款新车,打通用雪佛兰新星的牌子,由雪佛兰销售网经销。NUMMI 拥有自己的董事会,成员双方各半,总裁及主要管理人员则由丰田任命。

丰田汽车工业的丰田英二社长与通用汽车斯密斯董事长签署合作备忘录,1983年

根据两家的协议:三亿美元的注册资本一家一半,通用提供的工厂价值一亿三千万美元,因此只需再出两千万美元;投资包括建造一座车身冲压厂,还有工厂改造。配套零部件一半在美国制造,另一半包括引擎、传动系统等零件将由日本输入。新工厂需要三千名工人,零件则可在美、日两地各创造九千个就业机会。

利润也采对分方式,但通用付给丰田每辆车2.5%的知识产权费。

这笔交易还带给通用一些好处。据估计,通用自己必须独立投资十五亿美元,费时三年,才能发展一条新的生产线。丰田的制造技术和程序可以降低通用的整体装配成本。

新联合汽车制造公司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它是两个竞争对手之间的合作,合资双方是当时汽车界里的两个巨头,有人评论说:“虽然父母大有来头,但新联合汽车制造公司却是个先天不足的苦孩子。通用拿出了自己两年前就关门歇业的最差的厂房设备,丰田则投入了一亿美元,招回因原厂关门而失业的工人,一班老兵破枪就从1984年开始了生产。”

《天下》杂志报道说:通用汽车与丰田汽车建立合资企业的消息传出后,美国舆论界议论纷纷,汽车界愤愤不平,指责两大巨人携手合作违反美国反托拉斯法的规定。

由于担心反托拉斯和反不正当竞争,这次特殊的合资还引来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调查,而美国另外两个汽车巨头福特和克莱斯勒“眼睛里不揉沙子”,向美国政府起诉通用和丰田。

艾柯卡是反对派中声音最大的,他指控通用与丰田合作是企图在小型汽车市场上搞垄断,严重危害了其它汽车公司的生存,已经违反了美国的《反垄断法》,他说:“通用和丰田联手非常糟糕,他们将成为世界上最有力的汽车联盟,对美国汽车市场也会产生严重的长期影响。两大汽车巨人一联手,就掌握全世界25%的汽车市场。”为了获得美国大众的支持,他还上电视演讲,一脸愤恨地出现在屏幕上:“通用汽车公司与日本丰田的互相勾结,将导致美国工人就业机会大大减少!”

福特董事长卡德维尔说:“不错,日本人重新雇佣了一些通用原来的工人。但日本工厂向来是以最少的人力拼最高的效率,假如这种日式工厂越来越多,我们的文明生活都会给毁了!”

艾柯卡又把本田拖出来诽谤,指控日本人有严重的种族歧视倾向,因为本田在俄亥俄州马里斯维尔建厂时,曾宣布“只接受方圆 30 英里内居民的应征”。其实本田当时只是担心应征人员过多,但艾柯卡一口咬走:“这个距离再延伸 5 英里,便是哥伦布黑人区。日本人的目的真是一目了然啊!”

躺枪!不幸的是,本田汽车制造厂里的黑人员工确实只占 3%的比率,为避免惹种族主义的麻烦,本田宗一郎赶紧指令增加非白人工人的雇佣比例。

部分经济学者甚至认为,新公司创造一个就业机会,其他地方就会因此减少两个工作机会。他们依据一种假设来推论:通用和丰田合作新车的一半零件将由美国工人制造,而其他美国汽车公司90%的零件都由美国工人自制,如果新的美亚混血车卖出一辆后抢走其他美国汽车的生意,可能就会有两名其他公司的汽车工人失业。

这场围攻进行了一年多,丰田英二不得不出面主持了一个记者招待会,他认为:“论实力美国汽车制造厂商仍远超过日本厂商,美国三大汽车公司的实力至今仍极为强大。根据《幸福》杂志报导,丰田继通用及福特之后,已成为世界第三大汽车制造公司,但是从数字可以看出,丰田与前一名之间的差额非常大。连数年前几乎破产的克莱斯勒, 1984 年的利润也比丰田多出许多。”

通用董事长罗杰·史密斯几乎“心力交瘁”,连亲朋好友都指责他把小型车的发展拱手让给日本人。备受压力之下,他开出优厚条件,与克莱斯勒庭外和解。艾柯卡得了好处便闷声不响撤诉(他也必须撤销诉讼了,因为克莱斯勒与三菱汽车也建了一个合资企业)。

接下来的事情是历史性地巧合:通用与丰田、克莱斯勒与三菱两个合资企业的工厂,最后都成为新能源汽车公司的工厂。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